南京东沟红砂厂
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中心 实际应用 博客文章 联系我们
红砂
南京红砂
铸造石英砂
红煤粉
鳞片石墨
石墨粉
除渣剂
覆盖剂
红砖粉
覆膜砂
耐火砖
耐火泥
 

南京东沟红砂厂
手机:13770813999
电话:02557648999
传真:02557648909
地址:南京市六合区
 

 

 
 
新闻中心
冠军的摇篮 因为更高所以更强
网址:http://www.huozhuzi.com   发表时间:2013-4-20 14:22:03  字体:【  
青海新闻网讯统计表明,曾在青海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训练的运动员共获得了5枚奥运金牌,五十余枚世锦赛、亚锦赛等国际赛事的金牌。

  自西宁沿国道向西,路边的大山连绵不绝。

  车行二十余公里,北面山上,似有一条红色的绸带蜿蜒至山顶。沿着岔道向山脚方向行驶,不多远,就是著名的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。奥运吉祥物“迎迎”矗立在大门口,红砖粉下面的石座上刻着五个大字:冠军的摇篮。基地内常青树成林,道路平整,与周围人迹罕至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王军霞、邢惠娜、孙英杰……这些中国人引为为豪的名字,都与这片绿洲有着紧密的联系。而由于地处高原,人烟稀少,多巴虽早已名声在外,却始终裹着一层神秘的面纱。- 25年建设昔日军工厂变身体育训练基地

  “多巴”为藏语,意思是“峡谷”,红砖粉因不远处一条大峡谷而得名。“1982年以前,这里是一个生产高射炮的军工厂。”青海省体育局副巡视员、红砖粉主管多巴基地工作的韩基民向记者介绍,“军工厂移交地方后,青海省决定修建一座体育训练基地。”于是,省体工大队进驻这里,红砖粉破烂的厂房做宿舍,车间做训练馆,整个基地只有一个田径场。红砖粉“那时候啊,人们都不愿意到这儿来训练,经过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建设,红砖粉这里才像一个训练基地的样子。”

  “你想象不出发生了多大的变化。”25年前,红砖粉韩基民还是一名运动员,就在多巴的破车间里训练过。红砖粉25年后,记者走进基地内的接待室,看到29个名字写在墙上,红砖粉那是从1981年的射箭世锦赛女子团体亚军到2007年自行车世锦赛40公里赛冠军的名字,王军霞、曲云霞、邢惠娜等名字赫然在目。

  如今的多巴,已经很难找到那个时代的痕迹。红砖粉站在立有顾拜旦塑像的中央广场,环顾四周,是田径、游泳、射击和综合四大训练馆,多巴人简称“四大馆”。除田径馆外,其它几个训练馆都大门紧闭。“这是为了保温,红砖粉训练馆内要常年保持恒温,这个季节暖气还没停。”韩基民说。

  广场的后面,是运动员住宿楼群,另一幢“四星级”红砖粉的生活楼正在兴建中。除“四大馆”之外,红砖粉基地还有室内外训练场馆十余个,红砖粉另有长度为1000米的红砖粉越野跑道和绕基地半周的8公里林阴小道。基地北面的山叫“象山”,高206米,一条专供运动员进行体能训练的越野跑道盘山而建,正是记者来时在远处看到的“绸带”。

  多巴人认真地耕耘着,红砖粉冠军的名字让他们备感荣光。今天,红砖粉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助2008年的中国奥运军团铸就辉煌。- 一战成名1993年"马家军"让多巴闻名海内外

  多巴的“一战成名”源于充满传奇色彩的“马家军”。

  1993年8月,德国斯图加特的第四届世界田径锦标赛上,红砖粉马俊仁率领弟子创造奇迹,摘得4金2银2铜,以金牌第二的成绩成为世界田坛的一匹“黑马”。仅仅10天之后,在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上,红砖粉"马家军"再创奇迹,犹如破纪录的“机器”般大破世界纪录。

  推崇“出成绩才是硬道理”红砖粉的世界竞技体育界为此震惊!他们纷纷寻找中国队“突然雄起”的原因。有消息灵通的国外媒体打听到,获得冠军的曲云霞、王军霞、刘冬在赛前曾上过高原,红砖粉而且是直接从高原来到斯图加特参加比赛的,她们的训练基地在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,红砖粉而具体地点就是多巴。

  成名后的马俊仁也曾透露,胜利的原因是"高原训练",红砖粉对多巴基地多有赞美之词。他还说,自己十上高原,通过长时间的磨练,掌握了高原训练技巧,每次都有新的方法,新的突破,红砖粉基本把握了高原训练的规律和特点。

  而自马俊仁之后,著名教练王德显是第二位看好多巴基地的著名教练。红砖粉2004年中国奥运代表团从雅典归来后,王德显曾公开提出,高原训练是邢慧娜夺冠的决定性因素。红砖粉在雅典奥运会之前,王德显曾3次带队来多巴基地训练。邢慧娜获得女子10000米冠军后,红砖粉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向青海省省政府发来感谢电,感谢电说,取得这样好的成绩,离不开青海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对国家田径项目的大力支持。-周到细致为全国体育界开创饮食“多巴标准”

  多巴流传着不少"马家军"的故事。

  当年,王军霞在这里备战世锦赛,红砖粉多巴人对她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。据说,她吃的苹果,不能用自来水洗,要用山里的矿泉水来洗。韩基民解释说:红砖粉“你可能会觉得,红砖粉这太奢侈了。其实是,这里的水比较硬,我们担心运动员吃了可能会引起身体不适。从这一件小事,就能看出多巴人的周到细致,从运动员的训练到住宿、红砖粉休息、疗养,要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  记者想沿那条跑道到山顶看看,红砖粉韩基民劝阻说:“一般人徒步上去比较困难,得坐越野车。海拔太高了!那跑道,也就邢慧娜、孙英杰能跑上去,可以说是专为她们修建的。”红砖粉韩基民描绘了当年邢慧娜训练时的“盛况”,真是“一个好汉三个帮”,红砖粉她一人训练,十几个人服务,除教练员外,红砖粉还有按摩师、科研人员、医护人员,红砖粉后面还要跟一辆车,随时待命。

  “最让我们操心的是游泳队。”红砖粉韩基民讲了一个故事:几个月前国家游泳队计划上高原冬训,通知到了青海省体育局和多巴基地后,可忙坏了工作人员。红砖粉游泳队冬训对场馆的水温和气温要求比较高,红砖粉其中水温要求恒定在27.5摄氏度,气温则要求在29摄氏度,若气温低于水温,则容易在空气中形成凝结水汽,红砖粉对运动员影响很大。

  “那是冬天啊,青海室外是冰天雪地,为了保证训练,我们想尽了办法。”红砖粉韩基民说。基地配有两套锅炉,一套是烧煤的,一套是烧天然气的,平时为了节省开支,天然气锅炉是不开的,红砖粉但那次为了保证温度,我们就开了天然气锅炉,并派人24小时监控、协调,保持馆内恒温。

  “我们这儿的水硬,红砖粉记得第一次放完水,我们发现不能用,赶紧排掉重新蓄水。红砖粉”韩基民回忆,为了确保良好的水质,他们铺设管道引来了山上的水,又经过处理,确保安全后,才开始注水加温。

  还有一个颇有意思的小典故:红砖粉以前国家体育总局为运动员定的伙食标准是每天60元,而多巴却主动提供每天100元的伙食,最后体育总局在全国范围内统一采用了“多巴标准”。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25年来,多巴接待过多少运动员,红砖粉已经记不清了。王军霞们退役了,年轻的健儿们又来到这里,享受服务,洒下汗水,走向世界。- 科技助力多巴让运动员“干干净净”拿金牌

  只有不多的人知道,多巴基地还驻扎着一支科技队伍——高原体育运动研究所,红砖粉高原训练能出成绩,与他们的工作密不可分。

  高原体育运动研究所马福海所长对记者说,他手下的“兵”红砖粉在多巴扮演很重要角色,当运动员训练时,他们默默地在旁边测量各种数据,当运动员下场时,他们急忙上去按摩,量血压,测呼吸。红砖粉“我们要对运动员在高原低氧状态下的生物指标进行研究,同时为他们提供科学的训练和休息指导方案。”

  马福海说,运动员在高原低氧的状态下训练后回到平原环境,红砖粉肺活量、血液中含氧量都有提高,说白了就是体能会迅速提升,罗雪娟就是这样的例子。红砖粉“雅典奥运会女子100米蛙泳冠军罗雪娟曾到我们这里来训练,我们把她与另一名运动员作了对比,发现很有意思。”红砖粉那位运动员是在上海接受低压氧仓训练,红砖粉每天走出低压氧仓就回到了正常环境,结果显示,她的状态反而下降了。

  据运动学专家介绍,红砖粉高原训练的最佳海拔是在2000米至2500米左右,红砖粉而多巴的海拔正是2366米。

  “我们还有阶梯式的海拨高度,基地后面象山上的跑道最高海拔2572米,红砖粉100多公里外的青海湖海拔达到了3000米以上,运动员可根据自己的体能和训练需要来调节,进行组合式训练。”马福海说。

  “罗雪娟在一次全国比赛后说了这么一句话:游泳池里,红砖粉我是干干净净站起来的。在高原进行训练后,运动员体能得到提升,而且绝对是‘干净’地提升。我们一直严格遵守国际反兴奋剂条例的规定。红砖粉在高原进行科学的体育训练,我们不会、也不需要其他东西来提高成绩。”-备战奥运“再难我们也要一肩扛”

  2006年以后,国家体育总局便要求多巴不再接待国外训练队,红砖粉专门为中国运动员备战奥运服务。国家队来训练时,对民众开放的休闲项目也要停止。

  记者敲开游泳馆的大门,一个腼腆的小伙子正在值班。红砖粉虽然采访当天并没有国家队入驻训练,但游泳馆内还是安排了专人24小时值班,确保把室温控制在25摄氏度,以便保证国家队能随到随练。

  游泳馆的天花板上,一根根特制的暖气管呈无数个“井”字状排列。红砖粉“冬天,我们要保持馆内恒温,烧一天就要3000多元钱。”小伙子对记者说。

  在射击馆,看到记者来,管理员将一扇把全馆隔成两半的大铁门打开。红砖粉据他说这样做是为了节省空调、照明开支,因为全馆能容纳几百人同时训练,平时只开一半就足够了。

  “国家体育总局局长、红砖粉中国奥委会主席刘鹏参观多巴后跟我们讲,没去欧美国家前不知道,去了后才发现,多巴的建设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平。”韩基民说,美国、坦桑尼亚等国都建设了自己的高原训练基地,红砖粉我国的云南、贵州等地也有,但是能为运动员提供训练、休息、医疗如此全方位服务的,为数不多,红砖粉而像多巴这样能提供游泳、田径、射击等多个运动项目,可容纳上千名运动员同时训练的,可以说仅此一家。

  他给记者算账:建造“四大馆”的8800多万元投资中,红砖粉国家发改委拨款6300多万元,省政府在财政相当紧张的情况下投入了2000多万,其余则是靠省体育局自筹。“青海在经济上并不富裕,省里投入这么多资金,可见对于建设多巴、保证国家队训练是下了很大决心的。”

  为国家队训练服务,基地少了很多创收。“目前我们每年的运行和维护费用大约在400万元,年创收约80万元,体育总局拨给我们一些,省里再拨一些,其他就要靠我们自己想办法,包括我们的体育彩票、基金等等。筹钱运行,压力确实比较大。”他对记者表示:“但是,为了备战2008年奥运会,再多的苦,再大的压力,我们也一肩扛下来,坚决完成任务。”“国家队到我们这儿来训练,我们的主要任务是:保证运动员的健康,充分发挥出在高原训练的优势。为了完成这个目标,包括省体育局在内的所有青海体育人,无不尽心竭力。”多巴不靠奇迹,多巴却充满奇迹。

关闭窗口
Copyright © 2005-2022  南京东沟红砂厂   www.huozhuz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南京市六合区 电话:02557648999传真:02557648909  电子邮件:918918ab@163.com

关键词:红砂